疏故白

圆哒哒

想看毒液了

眠狼:

涂一波毒液的脑洞,大概是都市爱情轻喜剧吧!
共9p。

人止人:

发发最近一直在搞的,《塔兰台拉》的试阅

是摇滚朋克现代舞老格X古典芭蕾教师邓的AU

因为是普通人AU所以年龄稍微修整了,很喜欢亲世代终于有机会画了一下!芭蕾的部分参考的是莫大15版的天鹅湖

初衷是想通过种更加感性的方式探讨一下这个CP,临时有了这个非常奇特的脑洞,直接把手头画了一半的本都搁置了优先画这个,又要秃头了!(怪谁




【知乎体】怎样才能坦然接受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

豆爸爸:

  


  匿名用户


  


  


  


  题主你好。


  


  


  


  浏览了一遍这个问题下的高赞答案,大概是因为这个网络平台的用户都比较年轻,多是从年轻人的视角来回答的。因为有过相似的经历,自认为有资格有立场来回答你的问题,所以特地借了孩子的账号上来,说说自己的经历,希望能对你和你的儿子有所帮助。


  


  


  


  我的儿子今年二十五岁,现在就读于常青藤盟校,很帅气,从小就很受同龄的女孩子喜欢。


  


  我们家是比较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我先生虽然经营有自己的上市公司,但也曾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因此我们从前对孩子要求比较高。儿子是我们的独生子,在他年纪还小时,因为我们两个的事业刚刚起步,所以选择了将孩子送去寄宿制的幼儿园,让他自立,对他投注的关注很少。后来孩子上了小学,前两年也基本都是保姆阿姨在带,直到他四年级,家里的生意逐渐稳定下来,才由我接手来管,又给他找了家教,着重培养他的奥数和英语。在我的印象里,他一向都是个省心和听话的孩子,一路升学都很顺利,一直非常优秀。在高考之前,儿子通过自主招生拿到了国内某985高校的降分权限,我和我先生商量后决定送他去学该校的王牌专业计算机,虽然他本人更倾向于读生物医学,但是最后还是遵从我和他父亲的意思。


  


  


  


  直到那件事之前,我一直自认为把孩子教育得很成功,在我们生活的朋友圈子里,很多年轻的妈妈也都很喜欢向我讨教育儿经。在很多母亲看来,孩子有教养,成绩优秀,以后能做一个好工作,这就是非常令人羡慕的,而孩子的出色也让我从来没有反思过自己在教育上的过失。


  


  我那时的心态与你在问题描述中所表现出的心理状态相近:儿子是我最满意的作品,他完美而且合乎我的心意。


  


  直到他二十二岁那年,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毫无征兆,没有对我们做过任何解释说明,他申请到的全美top5的高校,生物医学,全奖offer,他只是单纯地告知我们。事前的各项考试,准备文书材料,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来做,但他没有向我们透露一个字。


  


  尽管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我先生还是发了很大的脾气,包括我也不能理解他为什么选择了对我们隐瞒。


  


  直到他六月毕业,去参加了长达两个多月的海外援建项目,八月底提前去了学校,期间没有回家,我们联系得很少。


  


  


  


  我在他的所在州有一位堂姐,在他临行前给了他姑姑的联系方式,拜托了这位堂姐方便的话多多关照他一下。我去看望他时还额外给了他一张借记卡,有50W,留给他应急,但回家后我才发现他将那张卡塞回到我的行李箱里,没有收下。


  


  期间,他偶有跟我进行很短的视频通话报平安,但没有对我们讲述很多他的生活。


  


  


  


  到那年圣诞节前后,我的堂姐突然来了电话,很为难地告诉我,她去看望了我儿子,他现在与另一个中国男孩儿同住,两个人合租的房子里是一间卧室,一张床。


  


  我挂了电话的时候手脚冰凉,我那时的想法和题主一样——外国人把我儿子教坏了。


  


  他要看心理医生,否则下半辈子就毁了。


  


  我没有和我先生说这件事,那段时间我总在网络上搜索关于同性恋的文章来看,时常看到半夜。虽然大部分的文章都旨在说服我,性取向是先天注定的,是不可改的,但我确实是在整晚整晚的失眠,心里反反复复地想,我的孩子毁了。


  


  我以公事出差的名义瞒着我的丈夫买了去往美国的机票,在飞机上一直在想象着我的孩子现在的模样。


  


  回想起来有些好笑的是,我当时的想法同样和你很类似——我认为同性恋们都是些涂脂抹粉的怪人。漫长的飞行令人感到很疲惫,我虽然努力克制着自己,但是一直断断续续地做着噩梦,梦见儿子画着浓妆纹起了花臂,一次醒来终于忍不住哭了。


  


  那一次是我第一次在网络上自己订票,不是很会操作,没有买成商务舱,期间浑浑噩噩,我坐靠窗,外侧的女士递纸巾给我,我才看见外侧坐着两位约莫六七十岁的白人夫妻,看起来都很和善。


  


  我道了谢,那位女士用结结巴巴的英文问我,是否想说一说。


  


  我摇了摇头,她理解地笑了笑,又对我说Everything is gonna be alright,我忽然又难过了起来,我说不会的。大概真的是心理压力太大,让向旅途中的两个陌生人倾诉这件事都显得不那么难了。


  


  我对他们说,我的儿子是同性恋者,原原本本地讲了整件事。


  


  他们一直听得很认真,时不时点头,有时轻声地用本国语言交流两句。


  


  他们对我说,是啊,有时这是很难接受的,后来我知道了,他们的宗教信仰是不认同同性恋的,而他们的小儿子也是同性恋者,只是作为一名消防员因公殉职已经几年了。


  


  我们交谈了很久,她还翻出了他们家人的合照给我,她指给我看她的小儿子,是个很英俊的小伙子,是在毕业的时候照的,穿着学士服,微微弯下身亲密地搂着他的母亲——我忽然想起,我和我的儿子从来没有这样亲密地照过相,而他的毕业典礼,我们谁都没有出席,仅仅因为他拂逆了我们的意愿。


  


  最后那位女士轻声对我说,既然你还爱着他,你可以试试接受这个,虽然一开始是很难的。


  


  她还对我说,他既然愿意告诉你,一定很希望得到你的理解。


  


  我没有告诉她,我的儿子没有告诉我。


  


  就像他没有告诉我他决定外出留学,也不愿跟我分享他的生活。


  


  那一刻是我第一次隐隐地意识到,我这个母亲,大概远没有自以为的那样出色。


  


  


  


  出了机场以后,那对老夫妇为我叫了车,那位女士给了我一个拥抱。


  


  比起一位失去了自己孩子的母亲,我们的处境又能说得上多糟呢?


  


  


  


  我找了一家酒店落脚,然后睡了昏天黑地的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我犹豫了一下是否应该提前告诉他。


  


  我不知道我的儿子这个时间是否在公寓,但我落脚的酒店距离他租住的公寓很近,我几乎没办法控制自己,对照着导航找了过去。


  


  我当时的心里在想,也说不定是搞错了。


  


  但我很快就远远地看到了他们。


  


  我的儿子刚刚跟着那个孩子一起购物回来,他们穿着同款不同色的大衣,一个黑色一个驼色,一条长长的围巾滑稽地系在两个人的脖子。他们抱着环保袋,那个孩子从口袋里一边走一边往外掏花花绿绿的糖果,自己吃,又伸长了手喂给我的儿子。


  


  我的心当时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我的儿子有很严重的洁癖,他从小就不会吃任何人夹给他的食物,更不必提从别人的手里吃东西。


  


  我几乎可以完全确认了。


  


  我坐在对面街道的长椅上,看着他们走进了公寓楼,看着几分钟后一扇窗前的灯亮起来了。


  


  我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放着他们走来的样子,我的儿子从来都会修剪得整齐而一丝不乱的头发留得微微有些长了,他和另一个孩子一起围着一条围巾,他的脸上带着笑,他看起来轻快而活泼,他比从前更像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我虽然不愿意去承认,但他看起来过得很好。


  


  天开始慢慢地飘起细小的雪花,我望着那扇窗户,看着那个孩子叼着苹果怪兴奋地打开了窗户,冻得抖了抖,又被我的儿子按着脑袋揪了回去,重新关上了窗户。


  


  我竟然不知怎么,突然被这一幕逗笑了。


  


  我应该忧心不已才对,但世上的哪个母亲,不希望看着孩子幸福的样子?


  


  


  


  可我又想起听人说同性恋们的生活很乱,想着不能正常结婚、生子,组建一个家庭,这样的关系怎么能值得信赖?


  


  如果此刻有人告诉我,那个孩子只是个个子高一些,长得像男孩子的姑娘,我想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同意他成为我的儿媳。


  


  但他不是。


  


  虽然那是一个干净清秀的孩子,但他有喉结,下颌线条硬朗,我没办法自欺欺人。


  


  


  


  我回了酒店,我又开始看那些文章,始终没有办法入睡。


  


  我还是想着去试试和他谈一次。


  


  第二天上午,我打起精神,精心化了淡妆,终于去敲响了那扇门。


  


  门里是昨天看到的那个孩子,用英文问,您找哪位?


  


  我报上了我儿子的名字,他打开了门,穿着一身居家服,有点怯生生的,说,他人不在,您是哪位?


  


  我走进了他们的公寓,说我是他母亲。


  


  他初时像是吓了一跳,活像一只胆小的兔子,沉默了半晌,忽然站直了身体,脸上没了惧色,神态认真地说阿姨好,然后向我报上了名字。


  


  他们的公寓不大,但是倒是五脏俱全。


  


  灰墙白门,浅色地板,姜黄和灰蓝的一单人一双人小沙发,白色的小茶几上摆着一束做得很精致的假黄玫瑰花,小阳台上的一排绿植倒是真的,琴叶榕、白虎皮、龟背竹,都养得绿油油的,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开放式的小厨房的岛台上摆放着整套的刀具,还有料理机、咖啡壶、烤箱,冰箱的样式很老,但是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冰箱贴。


  


  我知道那是努力经营起的生活的样子。


  


  他从柜子里翻找着各式的茶包,又去找了一个新的玻璃杯。水壶里的水烧开了,呜呜鸣叫了起来,他就赶忙去关火。不小心碰到了壶边,烫得赶忙去捏自己的耳垂,又急着去帮我泡茶,一时有点手忙脚乱。


  


  我说,你去冲凉水吧,我自己来。


  


  他哦哦地应了,却半天没个动作。


  


  我有点好笑,只好拖着他的手到水龙头底下冲。


  


  我这才发现那个孩子看起来年纪很小,脸上几乎还带着几分稚气。


  


  我拉着他的手冲水,去冰箱里找了个鸡蛋敲了给他涂。


  


  他们两个人的冰箱里塞得满满的,果蔬鸡蛋,牛奶果汁和一些调味酱,用保鲜袋封起来的半个面包,甚至还有一个保鲜盒装着的泡菜。


  


  那个孩子说,面包是我儿子烤的,加了南瓜,没怎么加糖,问我要不要尝尝。


  


  我能感觉到他很紧张,但是在努力和我交谈。


  


  他知道我的来意。


  


  我问他,你爸爸妈妈知道吗?


  


  他咬着下唇,慢慢点了点头。


  


  我又问,他们能接受?


  


  他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半天才说,我爸还行,说我小孩子胡闹,我妈不行,她接受不了。


  


  我说,肯定,我也接受不了。


  


  他问我,阿姨,您是要我和您儿子分手?


  


  想了想又问,您不会还要掏支票给我吧?!


  


  我满腔的忧虑,又险些给他逗笑了。


  


  我反问他,给你钱你会走吗?


  


  他坦诚地告诉我,您要是给我钱,我就带老高(我儿子)私奔,换个地方继续读大学,这回不告诉你们了。


  


  我这回真的被他气乐了,我问,就这么把我儿子拐走了?


  


  他很认真地说,阿姨,您儿子是成年人了,而且他不用你们的钱,他有权利决定和谁一起生活。


  


  我说,他的确有,但是和男人在一起不行。


  


  他很努力地措辞,说那你还是在干涉他的生活啊。


  


  我说,我是他妈妈,我养大了他,我不能眼看着他做错事。


  


  他小声说,偷鸡摸狗杀人放火才是错的事,我们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我说,没有伤天害理是最低标准,但是你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孩子,难道没有伤天害理就可以了吗?你们的家人难道不会受到伤害?你们的名声不会受到影响吗?人是社会动物,是没有办法一辈子活在真空里的。


  


  他摇了摇头,说阿姨,你有你的道理。


  


  他又说阿姨,那你考虑过老高的感受吗?


  


  我说,你们这代的孩子都太自我了,总是要讲感受。


  


  他心平气和地说,但你们难道不也是站在自己的出发点上来看问题的吗?


  


  我张了张嘴,我想说难道我不是为了他好吗?


  


  但我也愣住了,他说的没错。


  


  我是,为了,他,好。


  


  我,是为了他好。


  


  这句话的重点不是“他好”,而是“我”。


  


  


  


  我反驳不了他,有些烦躁,但又不好发脾气。


  


  他把杯子小心地推给我,说阿姨,水不烫了。


  


  我没有喝,我又问他,你今年多大?


  


  他有点紧张地捏着手指,说21了。


  


  我问,那你是在读本科?


  


  他摇了摇头,说上学早,又说,阿姨,您要是对您儿子的生活多一点儿关注的话,您之前应该会在他的朋友圈看到过很多次我们的合照,我是他大学时的室友。


  


  我有点意外,但确实,我没有注意过。


  


  我问,那你们是...?


  


  他说,不是,我们从前只是很好的朋友,刚刚在一起不到一年。


  


  我点了点头。


  


  我问他,他上课去了?


  


  他说今天是周末,他在实验室。


  


  我又问,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踌躇了半天,说阿姨,您别...您知道他有强迫症吗?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说,原来您不知道,那是一种精神类疾病。


  


  他说确诊是在他们刚刚读大一时,最开始他谁也没有告诉,后来因为服用氟伏沙明容易导致困倦,学期末他怕影响备考私自停了药,症状又严重了起来才被他知道。


  


  他还说今年年初他等候offer的时候才是最严重的一次发作,有时半夜会站在水房里用冷水洗手洗两三个小时,甚至还出现了饮食障碍,反反复复地暴食又间歇性禁食,足足持续了两个多月才慢慢有了好转。


  


  我当时几乎是茫然的,像是在听一个陌生人的故事。


  


  我问,为什么会这样?


  


  他说,遗传,也有可能是不良事件的应激影响。


  


  原来我对我的儿子真的一无所知。


  


  


  


  他的鼻尖微微红了起来,眼睛湿漉漉的,小心翼翼地说,他才刚刚停药不久,您先尽量别太刺激到他,行吗?


  


  我坐了很久,久到手里握着的杯子都冷了。


  


  我忽然想起他还小小的时候。


  


  每隔两个星期,我会去接他回家一次,有时周六已经很晚了,教室里面已经只有他和老师。电视高高地架在墙上,播放着动画片,大半个教室里的灯都关起来了,只有前面的两盏还亮着。


  


  我在教室外敲敲玻璃窗,他就张开了小手朝着我跑来。


  


  他只能回家住一晚,等到第二天就又会被送回到幼儿园。


  


  他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接他?我信口胡说,说因为宝宝这个星期表现不好,没有拿到五颗小红花呀,老师说你吃饭时把菜汁粘在了衣服上。


  


  他牵着我的手,嘟嘟囔囔地说,下次不会了。


  


  后来老师告诉我,他和小朋友打架,因为别人把饭粒掉到了他的身上,还在水池前弄得自己满身是水。我们半个月里唯一共处的那个夜晚,他的父亲让他在墙角罚站了半宿。


  


  是那一次吗?


  


  我想起时间久远到我还像他们一样年轻的时候,我和他爸爸第一次聊起未来和孩子,我说不能重蹈自己成长轨迹的覆辙,养孩子嘛,年幼时多给他们一些耐心和关爱,长大了呢,就松开手,放他们高飞。当然,最要紧的是,我们要多花一点儿心思去理解他,关注他的想法,虽然理解是很难的事......


  


  后来我们做到了吗?


  


  我还是成了一个很糟糕的母亲,是我最不喜欢的母亲的模样。


  


  只是我们这样的年纪,早就不习惯承认自己错了。


  


  


  


  我说,你放心,我这次什么也不会和他说。


  


  我说,我只说是来看看他,只知道你是他室友。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他说阿姨,您吃饭了没有,学校外有一家薄脆底的披萨很好吃,吃完我带您过去看他——他穿白大褂戴眼镜特别帅。


  


  他看起来像个孩子,但说话的模样却不太像。


  


  抛开了性别来说,我有点明白我的儿子喜欢着他什么,他确实是个很好的孩子。


  


  


  


  我跟着他坐了十几分钟的巴士,吃了他们周末会去吃的薄脆底披萨,由他引着路,走在他们很大的校园里。前一天刚刚下过小雪,街道泥泞,大片的草坪上却很白很干净,偶有松鼠快速地在上面跑过。


  


  他带我看了他们很有名的图书馆,很有名的法学院。


  


  他们的研究室进出都要刷卡,他就去帮我买了咖啡,然后打了电话。


  


  很快,我们被放行了。


  


  就像他说的,我儿子穿白大褂戴眼镜的样子特别帅。


  


  也许他天生就很适合学生物医学。


  


  他似乎也被我的突然造访吓了一跳,问我怎么突然来了。


  


  我说,出差,想我儿子了,来看看。


  


  他长大以后,我几乎没有这样直白地对他表达过感情,他似乎有点别扭。


  


  我停留了一个下午,和他们一起在一家华人经营的餐厅吃了晚饭。


  


  吃饭时他似乎有点烦躁,刻意地和那个孩子做出些亲密的举止来,我只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吃完了饭,我对他说,我明天就回去了。


  


  他有些意外,又有些茫然。


  


  我认真地告诉他,他穿白大褂很帅,喜欢就一直学下去吧。


  


  然后结束了我这次旅行。


  


  


  


  后来,我陆陆续续去看过他几次。


  


  每一次都没有停留得太久。


  


  他们还住在一起,房子里时常会添一些有趣的新玩意儿。


  


  他看起来很好,心态平和,更有朝气,因为健身比起从前更结实了一点,试着学欧美人那样蓄了两天胡子,大概觉得有点傻,就又刮掉了。


  


  今年三月,他们还收养了一只奶猫,面孔扁扁的,很丑,但很活泼。


  


  我们有时会花更多的时间视频聊天,他开始慢慢地愿意跟我分享一点儿他的生活。


  


  不久前他问我,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我如实告诉他,是。


  


  他说,真的很意外。


  


  我第一次告诉他,是我从前做的不好,妈妈也是第一次当妈妈,向你道歉。


  


  他摇了摇头,轻轻地笑了。


  


  我知道我们是真的和解了。


  


  我说我还是很遗憾没有机会当奶奶,但妈年轻的时候还想当模特呢,后来个子没长起来,人生的遗憾多得是,也不差这一个。


  


  他又被我逗笑了,承诺我会认真地考虑以后是否要代孕的问题。


  


  


  


  题主,你问如何坦然地接受。


  


  仅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说,我得告诉你,作为像我们这样的老人家,一开始就“坦然”,是很难的。


  


  不妨先对自己放低要求,先只做到“接受”。


  


  我不想和你讨论同性恋的对错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人和你探讨过了。


  


  想要完全接受年轻人的观点还是不那么容易。


  


  你可以试试这样想,同性恋就像是孩子的身上与生俱来地比别人多长了一颗痣,这只是让他们和别人有些不同,有的人嘴巴坏,会说这痣丑、有碍观瞻,但咱们总不该跟外人站在一边也嫌孩子丑吧?而想要去掉那颗痣就像你必须用烙铁去烫掉那颗痣,但那样他们会疼,即使是痣去掉了,那里也会留下一块伤疤。


  


  一定要去掉?痣破坏了孩子的完美?


  


  我们都是这世界上最寻常的,不完美的父母,凭什么要求他们来完美呢?


  


  


  


  说到底,人们这一生追逐财富,追逐地位,追逐美人,实际上追逐的都是快乐。


  


  对于我来说,比起我的儿子“正确”、“成功”,他高兴的样子更让我觉得满足,更让我觉得快乐,所以我选择接受。


  


  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了。


  


  




  


  ——————2021年10月更新————————


  


  儿子家的小朋友玩开心消消乐很厉害,帮我把没有得到三星的关卡都刷成了三星。


  


  我很高兴,逗他管我叫妈,今天终于叫了。


  


  小孩子的脸皮很薄,害羞到脸红得猴屁股一样。


  


  


  


  我想,我已经慢慢由接受到坦然了。


  


  


  


  我开始不再为我的儿子喜欢同性而感到遗憾,我已经想象不到一个比他更适合我家的小伙子的男孩子的模样。


  


  造物有时真的很奇妙。


  


  


  


  评论里有人问起我先生对于此事的看法,很遗憾,现在他还并没有对此事完全知情。


  


  他本来就是比我老派古板的人,我也只能循序渐进地渗透给他。


  


  当然,他接受是锦上添花,他不接受我也不会允许他打扰到孩子们。


  


  慢慢来吧。


  


  


  


  还有人问起儿子的小男友的家人,那孩子的母亲态度也有所松动了,要他今年过年带我儿子回家看看。


  


  其实到了这一步,敌人都是在垂死挣扎了。


  


  我儿子从小就是个师奶杀手,我对他有信心。


  


  


  


  老阿姨在这里感谢大家的祝福,也把祝福送给评论区的每一位小朋友,愿你曾受过的伤害终会被抚平,愿你与过往和解。


  


  ——————————END————————————




文中观点仅模拟老高母亲的观点,不代表作者个人。




走心的八千字,知乎上真的有的一道题。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路璐喵:

清冰:



悦目:







盛一锅:















仅对个人而言:年龄差ok 摸头揉脸蛋ok 被小可爱萌到原地爆炸疯狂转圜ok 温馨甜宠ok 但是欲望什么的...sorry,不接受
















糖果味玻璃渣:































并不会干涉或背后对于幼童文说些什么,但我这里,未满十八岁禁止!(不会写的!)
















是珞夏也是羊驼喵:































请各位写幼童写手,养成写手的人能认真看一看这篇文。顺带一提,各位的幼女幼男系列只是钻了中国法律的漏洞,你们在国外,哪怕是写yy作品,都会被依法逮捕,拒绝幼童作品,从我做起。不是每一种行为都能“以爱为名”

  















  














Laceration: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童和性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童癖宣泄欲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其实并不罕见,而且经过精心伪装,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这种行为是出自恋童欲望的自我抒发,还是单纯因为猎奇或觉得刺激,甚至是对自己涉及的领域不够了解一厢情愿地美化,这种作品比并未真正伤害儿童的恋童者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滥用或美化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这种作品强烈的感染力和误导性,甚至会让原本不是恋童癖的恶人,习惯于暴力和掠夺的恶人,对原本不感兴趣的目标产生兴趣。他们或许不是恋童者,危害性却极端恐怖。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并不是儿童色情的重灾区,但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隐藏的陷阱绝对比我们想象的多很多。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被几位好奇的创作者问起相关标准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的看法:
因为文学作品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线,很多人自划的年龄界限是14岁,也有严厉的公共场合划在16岁,可供大家参考。
而绘画作品除了符合年龄标准,还必须考虑到画面呈现出的最终效果——其实情色作品在创作上需要更多时间和技巧,是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萌系图片混淆的,我相信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
说到擦边球的问题,儿童体态和少年体态其实差距比较大,青涩和幼稚也不太容易被混淆。有的作品中,越过了年龄界限的人物却明显具有大量儿童的体态特征——不是说大眼睛,圆脸颊这种,而是一些更微妙的描写或描画,且带有浓厚的亵玩意味。
这种色情的描写可能寄托在另一个年长的角色身上,也可能只是对角色的特写,甚至可能打着清纯早恋的名义让两个幼童演绎,这种表达是否越线,本身是需要读者作者自己的判断的,毕竟不能矫枉过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但,如果,作品中的角色,哪怕不成年,会被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激发性欲,哪怕只是一个设定,那他就是板上钉钉的恋童了。
如果是不洗白这种行为的危害,正面写实地刻画这种角色的心理斗争,并避开所有相关性癖幻想的详细描写——简单说就是充分展现出了恋童行为不可原谅,这种写实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仅供大家参考。

   















   















   















   














以下内容追加于2017.2.18日凌晨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从未想过这篇拙劣的东西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响应,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天我连幻听的内容都变成lof的提示音了!实在是又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
很抱歉我的精力有限,对于大家热情的回应无法一一回复,如果有迫切想要提问的朋友,请不要拘束地私信我就好。
当然这个账号主要是搞同人,希望新关注我的朋友们在发现我只是个笨蛋写手之后不要失望就对了……

   















   















   















   














好了,继续严肃的话题。
在我与朋友们和在座各位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后,我突然意识到,虽然儿童色情的创作和传播都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我最大的目的却是抨击洗白美化恋童的作品。我迷失在大量的信息之中,差一点就没能强调这个观点,所以在此补充。

   















   















   















   














对于恋童行为进行洗白和美化的作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是绝对不该被容忍的。
因为最可怕的是,这种作品往往不是十八禁的,它极有可能是全年龄,存在于人流量很大的平台上,它可能是漫画动画小说同人,可能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最恐怖的是,如果作者本身创作水平很高,它的阅读性和洗脑效果都会非常的好。
或许凄美,或许温馨,这种被包装得浪漫又动人的故事,就连具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也会受到误导……所以在此,我不得不用我自己来举例。用我羞于面对的过去。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沉迷日本文化,几乎是来者不拒,接触了大量的漫画,小说,动画,游戏,轻小说,而它们中有不小的比例都刻画了一个东西:恋童。
可悲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
养成,重组家庭,小女孩和养父,小男孩和大姐姐,孤儿和温柔的青年,这些故事往往都有个“长大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以至于我完全没能看穿作者掩饰得也不怎么好的罪恶……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理所当然地接受。
当时,我还没能接触网络和社会负面的部分,父母也对我没有相关教育,所以我不知道,我被误导,我相信了那是纯真的爱。
也是那个时期,我阅读了一部推理作品,其中有个犯人,他是个中年男人,和自己十多岁的亲生女儿”相爱”,因为女儿和男同学交往一时崩溃误杀了她。
我看着这个男人痛哭流涕,心想:
“他好可怜啊。”

   















   















   















   














……而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我简直是羞愧得难以形容,不寒而栗,浑身冷汗。
我竟然同情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我竟然姑息了罪行。我差一点就成了帮凶,共犯。
更恐怖的是……如果我并不那么正常……如果我心中也有潜伏的恶魔……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有些傲慢,但我还是认为,我的智商,阅历,都并不比大多数人低下,但你们看,我多么容易受骗。
更何况孩子?更何况内心本来就有裂缝的人?
所以我想,这一次我的发声,大概是因为潜意识的羞愧,和恐惧。
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好,但,有很多很好的人存在。我依靠人类的善行生存着,所以,我是在向你们求助,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回应。
哪怕有一个人也好,请像我一样,及时清醒过来。
谢谢你们。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谈谈恋童作品》,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恋童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